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限制三级  »  狂虐妈妈老师
狂虐妈妈老师
“我说江老师,就这么去教室了?”妈妈疑惑的望着刘强,不知道这坏小子又有什么鬼点子“小强,你想怎么样嘛”刘强看了一眼放在地上的一个皮箱,“宝哥,这里有点好玩意,我希望你妈妈带着去上课。”我马上反应过来,那里面的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,但还是屁颠屁颠的跑过去打开皮箱,哇,一箱的龌蹉道具,我拿起一个大号得按摩棒走到妈妈面前,妈妈知趣的把一只腿翘起来搭在桌子上,撩起裙子说“来吧”我拿手指摩擦着妈妈的下身,分开拿两片嫩嫩的阴唇,缓缓的把假鸡巴插了进去,啊??,妈妈娇喘一声,很配合的把下身蹲了蹲,让假鸡巴插入阴道深处。然后又翘起屁股乖乖的把屁眼露出来,等着我把另外一只假鸡巴捅进去。妈妈的动作让我忍不住骂了一句“贱货,怎么自己把屁眼伸过来,不要脸”妈妈的脸刷一下就红了,可怜兮兮的看着我"小宝,对不起”我心里那个恨呀,手里拿着假鸡巴用力的往她屁眼里挤,边挤边骂“看你不要脸,插死你??"弄得妈妈疼得尖叫了起来。干完活了,我腆着脸跑到刘强面前“强哥干完了,妈妈两个洞都塞满了”本想这么羞耻的活都干了,刘强应该高兴了,谁知刘强一脚就把我踢翻在地“龟儿子,还有这么多道具没用,你以爲插进两个烂洞就算完事”我委屈的看着刘强,带着哭腔“强哥,别的东西我真不知道怎么用呀” 刘强骂骂咧咧的“没有的废物,还得老子亲自动手,看好了,老子不教第二遍”我爬到妈妈双腿底下,认真的看刘强下面的动作,刘强拿起一个手指粗细的玻璃小管子,对准妈妈的阴蒂就按了上去,然后扭动管子后面的阀门,真空作用,妈妈的阴蒂一点一点的被吸了起来,沿着管子一点点的伸长,这种巨大的刺激让妈妈叫了起来“啊??小强不要,啊??老师的阴蒂啊??”我的面前明显看到妈妈的阴唇和屁眼在这种刺激下努力收紧,淫水沿着假鸡巴流了下来。这是专门针对女人最敏感的阴蒂发明的,可以长时间保持阴蒂强烈的性刺激,真他妈的变态谁发明了这种不要脸的东西,感情不是用在他妈妈身上。

  但是还没完,刘强给妈妈奶头上也吸上了这种真空小瓶子,妈妈奶头涨得好大,这是刘强拿出一只针筒,吸了一瓶不知道是什么的药水,然后一针打在妈妈奶子上,慢慢的推药水进去,疼得妈妈泪流满面,我慌忙说“强哥别把妈妈弄死了”刘强淫笑着转过脸来得意的炫耀“你以爲给你妈打毒药吗?告诉你吧,这叫空孕催乳剂,以前美国兵审讯女战俘用的,可以让你妈妈天天性亢奋而且奶子越来越大,每天産很多奶,一个小时不挤奶就会涨得她难受,呵呵,以后兄弟们干你妈的时候就有奶喝了,你妈还会求着兄弟们干她,吸她奶。”看着刘强那张丑恶的嘴脸,我真想大耳巴子抽他,太坏了,想出这么变态的花样整妈妈,心里那个恨呀????啪,一声巨响,火辣辣的脸颊让我脑子马上从幻想中回到现实,是我在被大耳巴子抽呢。刘强恶狠狠的说"龟儿子,想什么呢”。我哭丧着脸回答“强哥,我在想以后你们干妈妈的时候,我可以吃奶”“呵呵,真是个好儿子”我咬了咬牙,心想:呸,老子是在想抽你。但是也只能想想????

  我们把妈妈打扮好,重新帮妈妈把白色连衣裙整理了一下,从外面看,妈妈还是那个清纯可人的淑女,但是谁会想到,这件白色连衣裙下面,隐藏的是怎样的不堪????身体上每个敏感的器官都有东西在刺激着妈妈,但是妈妈还得表现得镇定,因爲她还是老师,还得端庄的给学生们讲课,虽然妈妈知道这些孩子会轮流来家里干她,但是教师的尊严能保留一刻是一刻吧。回到教室,妈妈还是带着那甜甜的笑容“同学们早上好”“老师好”还是那平静的一幕但是教室里已经有几个声音显得不和谐了,不用想就知道是徐汇那几个鹌鹑在捣乱。他们已经那样玩过妈妈,你让他们还怎么再把妈妈当成尊敬的江老师?"同学们请打开课本第121页,今天讲课文《红岩》节选”

  妈妈讲到:“。《红岩》是一部中国军事文学名着。它描写了衆多革命英雄:成岗临危不惧,视死如归;许云峰英勇斗敌,舍己爲人;江姐受尽酷刑,从不畏惧;刘思扬出身豪门却参与革命;成瑶在共産党的熏陶下,渐渐成长,懂得处理各种事;渣滓洞的难友们,相互帮助,智斗敌人;白公馆的人们战胜敌人,迎来新中国。 在红岩里,我最钦佩江雪琴江姐。红岩开头不久,江姐的钢铁形象就已经在我心中树立起来。当她知道丈夫牺牲了,她不像普通女性一样面对残酷的现实变得不堪一击,擦干了泪水,重新站起来了,因爲她知道共産党托付给她的命令还没完成,要舍小家爲大家。而在渣滓洞监狱的生活过程中,她还是穿着那蓝色的旗袍,始终以干净的面貌迎接大家。当敌人拷问她时,她不透露党的任何秘密,当敌人用竹签钉她的手指,她坚强地说:“毒刑拷打是太小的考验,竹签子是竹做的,共産党员的意志是钢铁做的。”最后江姐将要牺牲,她也让大家不要哭。 面对这些敬佩的同志,国民党只能给他们肉体上的折磨,却动摇不了他们精神上的一分一毫。现实生活中,在他们面前,我感到深深的愧疚。我只要遇到小小的挫折,就会想到放弃。读了红岩之后,我知道了越是充满困难的路我们越要走,越是艰巨的任务我们更要坚定不移。"说到这里所有的同学眼光都变得炙热起来,大家都在感慨革命先烈的勇敢,突然徐汇举手提问了“老师,国民党特务拷打江姐的时候是躶体吗?”这白痴问的什么鸟问题,妈妈一时语塞,但是看了一眼刘强以后定了定神“当然,国民党特务都是坏人,她们把江姐脱光了拷打”徐汇不依不饶“那书上怎么没说呀,还有他们只是那竹签刺江姐的手指吗"这无赖怎么越问越露骨,但是妈妈看着刘强手里的按摩棒遥控器,害怕了,妈妈可不想这个时候刘强开啓自己下身的按摩棒,要不那强烈的刺激自己哪忍得住。

  妈妈咬了咬牙,鼓足勇气“当然不会了,他们还刺了江姐的性器官,还拿电棍电了江姐下面”听到这里徐汇满意的坐下了,安服突然站起来接着提问“江老师,你也是共産党员吧,你要是被抓了会不会顶得住敌人的拷打”妈妈脸已经被问得通红了,还是要回答“我会的,我不会屈服”安服“那敌人电你下面你也不屈服?”妈妈“是的,怎么都不屈服”全班同学都用诧异的眼神看着安服,他怎么能问老师这种问题,但奇怪的是老师不但没有生气,还一一回答了他的问题。后来随着大家慢慢都去过我家,这种疑虑才在大家心里消除了,还有不少人能够亲身体验拿电棍电女人下体的感觉,当然那女人是谁,各位看官心中有数吧????

  一天的课就在这种熙熙攘攘的气氛中结束了,我腆着脸去问刘强“强哥,今晚想让哪几个人来我家呀,您给句话”刘强想了想“还是昨天那几个吧,大家熟了玩得开,今晚玩拷打女共産党。我心中一惊,难道刘强听了今天的课文,想实践一下。妈妈晚上可有罪受了????

  刘强招了招收徐汇那几个鹌鹑就围了过来,刘强吩咐,今晚玩拷打江姐,大家帮忙去准备道具如此如此????回到家妈妈忙前忙后的张罗着给大家做饭,而这几个家伙真正把主卧室腾出来,重新布置,安装调试各种刑具忙得团团转,妈妈路过卧室的时候看到刘强,忙上前去,帮刘强擦汗,还不失关切的问“小强还没好吗?来吃饭吧,别累坏了”刘强笑嘻嘻的摸了摸妈妈的脸“好的,烂逼,我们马来就来”一会卧室里传出刘强兴奋的声音“好了,完成兄弟们去吃饭,吃饱喝足搞死那婊子”

  几个人鱼贯而出,围着桌子坐一圈,我着在旁边伺候着给他们倒酒,徐汇首先开声了,“老师猜猜等下我们会干嘛”妈妈满脸平静的回答“等下你们回虐待我,轮奸我,还会电我”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这么平静的,好像一切都与她无关,可是那些刑具是会真正的用在她身上的呀!!!安服接过话题“老师,等下我们会电你哪里”妈妈白了安服一眼“哪里你们都会电,特别是我的下面,你们会电得罪厉害,电到我尿都出来”

  随即哄堂大笑,妈妈这种话都说得出来,而且还是这么淡定的说,真不知道电她的时候她还能这么淡定吗????李军不甘落后“烂逼,等下你招供吗?”妈妈擡起头看了李军一眼轻蔑的说“就凭你们几个流氓特务,想得美,我是共産党员”李军树起大拇指“婊子我等下看你怎么坚强,老子扒开你屁眼用火机烧”听到这里妈妈屁眼立刻收紧了一下,嘴上还是不认输“烧吧,共産党员的意志是钢铁” 看来妈妈是已经把自己代入角色了,按照刘强的要求成爲一个不屈的女共産党员。显然刘强不希望妈妈太快屈服,这样他们会少了很多快乐。

  酒足饭饱,妈妈和刘强他们开始了剧情,妈妈一身合体的旗袍,微卷的短发,白色的狐皮披肩,把妈妈撑托得就像二十年代上海滩的名媛小姐。妈妈从门口进来,突然被四个黑衣黑裤的打手摁倒在地,对面还坐着一个穿金钱地主服的头目,不用想就知道是刘强扮的,刘强不阴不阳的笑道“江雪琴,你被捕了”妈妈怒目而视“国民党反动派你们好阴险,你们不要脸”刘强“江小姐,我看你还是乖乖合作吧,要不等下到了警备司令部,你想哭都来不及了”“呸”“押走”

  一路上那四个流氓还不时的在妈妈身上摸来摸去,妈妈厌恶极了,这时刘强发话了,“看你们几个没用的家伙,这么猴急干嘛,没见过女人嘛,到了地方把这婊子的逼撑开了让你们抠个够”妈妈顿时羞红了脸,进入刑讯室四壁上悬挂着的几盏电灯,昏暗的灯光下,地上、墙上、梁上、柱子上摆着、挂着、悬着的老虎凳、杠子、火炉、皮鞭、拶子、烙铁、竹签、钢针、火钎、跪椅、木马、火盆、夹棍、绳索、铁链等种种阴森恐怖的刑具,刑具泛着幽幽的寒光。

  妈妈恐惧的看着这些东西,不相信刘强真的会拿这些东西用在她身上,不由得浑身打颤。刘强开口了“江小姐,这些东西是干什么么用的,想必你是清楚的,马上招出你的同党,要不一样一样让你爽个遍”妈妈恐惧了,真的害怕,但是刘强之前的告诫回响在她耳边“烂逼,不要轻易招供,要不我们会这样来打你的宝贝儿子”我永远是刘强拿来危险妈妈的筹码。妈妈咬了咬呀,继续她的角色“你们这群流氓,上级的姓名我知道,下级的姓名我也知道,这是我们党的秘密,不能告诉给敌人”“好,狗日的烂逼,让她尝尝厉害”

  我坐在客厅里,没有刘强的允许我不能进去,但是突然卧室里传出妈妈凄厉的惨叫声。刘强和那几个混蛋正在怎样折磨她呢?也不知给她用上了什么刑,妈妈的惨叫更加凄厉。惨叫声中,夹杂着她断断续续的求饶:「我,哎哟……求求你们……唔……别夹了!……,党呀,快来救我啊……他们用钳子……夹我小便处……我受不了了!……啊……」“停下”刘强道“快说,你的同伙是谁”妈妈定了定神“没有,要是有的话,我的同伙就是你,你就是我们共産党潜伏在敌人内部的间谍”刘强的活称一下就上来了,“婊子嘴硬,烫她”安服冷笑了一声脱了妈妈内裤,拿出一个打火机,绕到妈妈身后。他掰开她的屁股,点燃打火机,伸向她的肛门。娇嫩的肛门在火苗烧灼下剧烈收缩,妈妈惨叫着,挣扎着,被吊住双手的身竭力前倾,高耸的乳峰愈发显坚挺,随着她的扭动剧烈跳动。我靠太残忍了,这哪是游戏呀,这是真的在拷打妈妈,看到这一幕我本能的想去阻止,但是想到,要是我拦下来,刘强一定会把那些刑具用我身上,背上一阵阵冷汗,还是让妈妈来受吧,看着看着我鸡鸡硬了起来,开始在门口撸起管来这时刘强指着旁边的老虎凳对妈妈说“江小姐,请吧。”妈妈看着这个改装过的老虎凳,真他妈的淫邪,座位那里竖着两只光亮的金属棒,用脚趾想都知道那是干什么用的,妈妈咬了咬牙,跨了上去,,伸手摩擦了一下阴部,抹了点淫水涂到屁眼上,然后对着连根金属阳具坐了下去,一阵冰凉的感觉从下身传来。

  妈妈还来不及细想徐汇和安服就抓着妈妈的两只脚平放在长凳上,几根麻绳把妈妈的膝关节牢牢的捆紧在凳子上。女人娇羞的酮体就这样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一群男人面前。刘强开声了“烂逼说不说”妈妈愤怒的摇了摇头“不可能,共産党员的意志是钢铁,绝不会对反动派屈服的."徐汇和安服每人抱起妈妈的一只脚死命的往上擡,李军不失时机的往妈妈脚下赛了块青砖,反关节的剧痛让妈妈晕厥。

  一盆冷水泼来,妈妈缓缓的睁开眼睛,只见李军他们三个光着上身的打手正围着老虎凳,李军敞着衬衣扣子,站在老虎凳边上,揪着妈妈的头发逼问,妈妈此时上身被铁链紧紧的捆牢在一根竖立的木柱上,双手被死死的绑牢在木柱后面,一头乌黑的长发,已被泼溅的凉水浸透,贴在苍白却依然娇媚的脸庞上,口中断断续续发出痛苦的呻吟;再看妈妈的身上,一件漂亮的兰色紧身旗袍,也已被凉水和汗水湿透,紧紧的裹在的娇躯上,更显示出妈妈出衆的身材,由于长时间的严刑拷打,旗袍有多处已破烂不堪,露出了雪白的肌肤,旗袍的领口也敞开着,露出一片鞭痕累累的酥胸,以及黑色的胸罩带子,包裹着丰硕的乳峰,仿佛旗袍的领口不是被人撕开的,而是被丰满的双乳撑开的;从旗袍的开衩出,露出妈妈两条布满鞭痕、却依然雪白丰满、性感诱人的大腿,被喷过水的鬃绳笔直的捆绑在一条长凳上,性感的肉色长筒丝袜,虽也被酷刑糟蹋的破烂不堪,但仍然紧紧的裹在大腿上,上面还残留着不少白色的污迹——那是刚才刘强他们在她身上的罪恶排泄;小巧的玉足上,依然穿着那双后跟有四寸多高的黑色细带高跟皮鞋,在高跟鞋的鞋帮下,就是不停的的给妈妈带来难以忍受的痛苦的东西:一块肮脏的砖头!

  邪恶的逼问来到了“说,同党在哪?”妈妈用力的摇了摇头,连带胸前的巨乳的微微晃动起来“加砖头”,妈妈惊恐的看着自己的双脚再次被擡起一点点,一块青砖被挤了进去,“啊???啊???”妈妈终于受不了剧痛尖叫了起来"不要啊,我疼啊???”刘强淫笑着继续逼问“说,同党是谁,你们党支部在哪?”这次妈妈没有再辱骂刘强哀求道“求求你们别加了,我真的受不了了啊???呜???”刘强一脸不屑的吐了妈妈一脸口水,然后靠近妈妈的耳边“你要是没有体验完这些刑具就招供,我就拿剩下的刑具来伺候宝少爷”听到这里妈妈的目光再次变得坚毅起来“来吧,国民党反动派,有什么下流的招数都使出来吧,我拼了这身肉让你们整”

  这下刘强没有命令继续加砖头,而是叫上江涛李军擡来一部老式手摇电话机,分别把电缐接在了妈妈下体那两只金属棒的末端。妈妈恐惧的看着这一切,但她知道她不能屈服,要是屈服刘强会很有信用的把老虎凳上的人换成我,爲了我妈妈咬牙准备。她知道最残忍的电刑马上就要开始,而且这群天杀的还是利用金属棒直接电击她阴道和屁眼深处,,妈妈闭上了眼,静静的等待着这一刻的来临,“啊??????”突然一声惨叫划破了甯静,妈妈勐力的睁开眼睛,头用力的压向身后的柱子,十指死命的伸直,嘴巴大大的张开喊到完全不能发声还在张着,浑身的肌肉抽搐,胸前一对满是汗珠的奶子有节奏的跳动。我疯了,这是真正的电刑,以前的江姐受刑也不过如此吧,刘强他们还真敢这样玩妈妈,,现在他们真正体会到了特务拷打女人的快乐了。

  看到这里站着门口撸管的我都差点忍不住射了,,但是我忍住了,因爲我知道还有更刺激的情节会发生。刘强停下了摇动电话机的手,妈妈的惨叫停了下来,取而代之是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浑身像被雨淋过一样留着汗水,一身的旗袍都被沁湿了,。妈妈一双大眼睛死死的盯着刘强放在摇把上的手,。生怕他再次摇动起来。但是事与愿违,房间里再次传出了妈妈的惨叫???下一个停顿的时刻,妈妈一边喘气一边哀求“别电了,我要疯了。。。”妈妈扁了扁嘴眼看要哭了,剧烈的电流刺痛再次从下体传来,可怜的妈妈连哭泣都变成了奢望???

  刘强带着满足的微笑抚摸着妈妈的脸颊“婊子,我们换个花样玩好不”妈妈张着嘴喘了粗气,大力的点了点头,不会再有什么比电刑更要命的了,妈妈张着嘴喘着气,连连点头,不会有比这更悲惨的了。这时江涛端来盘子钢针,和一个打火机,刘强当着妈妈的面拿打火机烧着钢针,还微笑的对妈妈说?放心我会把针消毒的,烂逼,我对你好吧。妈妈连死的心都有了才出狼窝又进地狱。刘强一手抓着妈妈的奶子,一手拿着稍微冷却钢针一点点的横刺进奶子,呃????妈妈嘴里发出了完全不同的哀嚎声,才停下,那双美丽的大眼睛又看到一只钢针向奶子慢慢靠近,妈妈死命的摇头,嘴里说?不要啊?啊???呃????啊????又一个奶子被刺穿了。

  这一刻,我亲眼所见,真的从心底里佩服那些革命先烈了,同时也真心的羡慕那些可以这样玩女人的特务们。他们太爽了我一个健步冲进浴室,死命的拿冷水冲自己全身,我要让自己冷静下来,刚才的一幕让我心跳加速体温升高,再不冷静一下我真的会忍不住射了,刚刚冷静没多久咦???啊???又是一声惨叫从卧室传来,我忍不住马上跑回去看,不知道他们又在怎么折磨妈妈。映入眼帘的画面变了,妈妈被双手吊起在天花板上,两个膝关节分别有一只粗麻绳困住拴在房子两侧,这样妈妈所有的性器官就毫无保留的大大张开在所有人面前,而这时安服手里正拿着一把尖嘴钳,在夹妈妈的阴唇。可怜的妈妈,哭叫得连求饶的机会都没有,而妈妈身后,徐汇正拿着一根钢针一下下下的刺妈妈屁眼,丧尽天良呀。

  这帮家伙不知疲倦的在妈妈的下身忙碌着,妈妈的惨叫在他们听来是那么的悦耳,刺激??这时刘强拿着打火机走了过来,用火苗燎着妈妈的阴毛,一阵焦煳的气味从妈妈的下体传来,弄的几个家伙一阵恶心,“妈比的烂货下面这么难闻。”妈妈羞耻呀,被他们烧阴毛,还被嫌弃怒骂:“反动派你们也有母亲,你们也有姐妹,你们这样对我,也就是在侮辱你们的母亲”

  “呀哈烂货还还口,老子抽死她。”这时刘强拿着马鞭站在妈妈面前,对着妈妈张开的下身就是一鞭“呕???喔???噢”因爲妈妈的挣扎打偏了,一条红红的血印子出现在妈妈大腿的内侧,我心一惊,要是抽在妈妈逼上会怎样,汗/擦汗。

  刘强没打中火了,大叫一声“龟儿子,过来扶住烂货屁股,别让她乱动。”在门口撸管的我一时没反应过来是在叫我,还在那里死命的套弄自己的生殖器,直到一记火辣辣的马鞭重重的落在我的头上,疼???真他妈的疼???这才反应过来刘强是在叫我。马上屁颠屁颠的跑去妈妈身后,双手抱住妈妈的肉臀,好让刘强打妈妈的逼,但是头上挨的那鞭真是太疼了,一阵阵的胀痛,真不知道妈妈那么嫩的逼逼挨了会怎样,管她的,只要不打在我身上就好了。我大声的汇报“报告司令,女共党的屁股固定了,请司令开打。”刘强淫邪的笑了笑,手中的鞭子在空中划了一个半圆,啪?直接命中妈妈的两片阴唇中间,顿时全场沸腾了,几个男人的喝彩声,妈妈的悲鸣声汇聚。抱住妈妈屁股的手明显感到了妈妈肉体的抖动,可想而知妈妈有多疼????

  刘强有开口了“龟儿子,把舌头舔进她屁眼里,我在前面打她逼,我心想妈呀,要是不注意打到我怎么办,哭丧着脸求刘强“司令,这样容易误伤我的”刘强使了个眼色,徐汇和安服从后面反扭我双手,抓住我的头发按向妈妈屁股,还逼着我把舌头捅进妈妈屁眼才算完。这时刘强从下面开始挥鞭子,一下一下准确的落在妈妈的逼上,,没有打中我一下,我的舌头就被屁眼勐烈的夹紧一下,夹得我的口水都流了下来。还好刘强打得准一下都没打到我,心里暗自高兴。

  突然,刘强停下了,因爲我的视缐被妈妈的大屁股挡住了,不知道他们在前面忙点啥,算了反正看不到舌头继续在妈妈屁眼里面一下一下的舔弄,我舒服就行。突然妈妈大声的喊道“不要??不要??”身子勐烈的扭动起来。

  反正我看不到,估计刘强在虐妈妈奶子,我也懒得理,一瞬间剧烈的疼痛和麻痹的感觉从我的舌头传来,妈呀,舌头都僵硬了。原来刘强在拿电棍电妈妈的逼,疼死我就,电流间接把我在屁眼里的舌头电惨了。这天杀的要电妈妈的逼也不让我先把舌头抽出来,真他妈的。我想骂也骂不出来了。舌头都被电直了!!!

  啊???又是一下,妈妈的屁眼勐烈的收缩,像是要把我舌头都拔进去一样!我可怜的舌头又是被电击,又是被屁眼吸,都快断了!!!555555!!我哭呀,想求刘强别电了,但是只能发出呜呜的哀鸣声。一通电击过后徐汇一把抓着我的头发提起来,我的舌头已经直直的伸向空中,不会动了。可怜呀,呜???

  没想到这群天杀的没打算放过我,推着我的屁股就去干妈妈屁眼,因爲有口水的滋润,我的鸡鸡很容易就插了进去,那紧紧包裹鸡巴的嫩肉差点没把我弄射了。我伸着舌头,双眼惊恐的看着刘强,那该死的电棍又向妈妈的阴唇靠近了,啊???完了完了???这是要我的命根子呀!

  电流???电流???从妈妈的逼部传向了屁眼里的鸡巴,整个鸡巴感觉像被千万根针刺一样的疼痛,同时又有一种别样的快感,鸡巴勐的胀大,妈妈的屁眼勐的收紧,这种相对的挤压几乎让我崩溃了,好像鸡巴要爆炸一样,我的口中发出了不像人类的怪叫声!这时我的脑袋迷煳了,根本不记得妈妈是怎么叫的了,这种画面只有刘强他们几个能够欣赏,而我只能沈醉于鸡巴在妈妈屁眼里被电的奇怪感觉中,又来了,又是一下“??啊?呃?嚄?奥??”我乱叫着!

 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了,也不知道我被电了多少下,好像过了一个世纪,我突然感觉腹部一阵抽搐,肚子里面的东西全部沿着尿道喷射了出去,一直射,一直射。直到晕厥过去,真不知道射了些什么给妈妈我的世界变得安静了,我在无尽的黑暗中我徘徊了很久,我死了吗,怎么什么都看不见了,惊吓,我还小,我不要死???求生的欲望让我最后突破黑暗,当我慢慢的张开双眼,模煳的视缐中再次出现了熟悉的一幕,当然花式不同了,

【完】